搜索 解放军报

宋沛:一朝入军营,纵难无悔

来源:文职孔雀蓝微信公众号作者:宋沛责任编辑:叶梦圆
2021-04-02 08:41

二十出头的年纪,无疑是一个女孩儿最美的年华,而我,在我这最美年华里,身份是,军队文职。

当初决定要报考的时候,是听舍友讲起的,我们都不明白军队文职是什么,通过百度来的一点知识去选岗,筛去与专业不符和限男性的,我们能报的岗位不多,我选定了觉得离家最近的宕昌,说来惭愧,只是地图上看了它似乎还不远,但之前并没听过,以至于刚开始名字还读dang呢(正确为tan,去声)。三月底报了名,四月底就要考试,中间只有一个月的备考时间,这一个月里还在不断地修改着毕业论文。早上写论文,下午和晚上看书复习,所幸文职考的是专业课,大学四年,自认为专业课背得还是挺牢固的,因此,复习似乎用点功还是得心应手的。后来,笔试,体检,面试,政考,一路都顺利通过,一轮一轮,过程慢,尤其是政考完等公示的时候,在家干干等了两个多月,入职已是十月份了。

来到单位才发现,真的缺人,上面三个领导,下面几个职工,职工又大多都是年龄大的,文职一个没有。我们的副部长一来就跟我们说:“武装部,就是人少事多。”这话跟别人说不会信,他们印象中武装部清闲。我之前对武装部也了解不多,只知道它征兵,听起来似乎还是神气一点的,现在进来才发现它有时的窘迫。熟悉了一两周之后,我就已经完全开始工作了,没有老干事带,基本凭自己摸索,也出了一些错误,但领导们都很包容我,不大批评,只讲应该怎样做。

再后来,有了第一次没回家过年,奶奶去世没见上她最后一面,大小节日都因值班变得与我无关。有时候真觉得难,每天就在这样一个四四方方的营院里,举目无亲无朋友。记得去年春天来时,院子里花都开了,暖洋洋的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,可我只觉得寂寥。但是一年多也过来了,基本的工作都经历了一遍,知道了武装部主要是干啥的,知道了武装部的工作怎样才能干好,也知道了在军队工作和地方的区别。我也确实成长了不少,妹妹都说我变了,怎么突然像个大人了,对啊,人18岁法律上成年,可真正的成长必须得是经历一些什么的,并不是年龄一到就长大的。有的人可能早早就因生活所迫变成了小大人,有的人却能二三十岁也还幼稚。每个人的成长点是不一样的,我觉得我的成长点就是我22岁这年,21岁算是过渡。

一年来,因为一些工作需要宕昌的25个乡镇也走了个遍,就是陇南的9个县区也已经去了5个,在家的时候我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。经历了一次军事考核,大学时800米都害怕的我现在需要练三公里。征兵经历了2次,每一次每个过程都小心谨慎,送兵的时候看到家长舍不得孩子抹眼泪我也觉得伤感,一想到将来保卫祖国的那群人里会有我参与挑选的觉得辛苦值得。

以前自觉得还算是甘于寂寞的人,可现在真正过了一段没有家人朋友、没有任何娱乐、没人可以谈心,只有一项接一项的工作的日子,才知道,彻彻底底地甘于寂寞和枯燥,是多么不容易。领导跟我谈话时问有什么问题没,我说回不了家,领导一笑,说这个目前还是需要克服的,其实我也知道当然解决不了,只是说说。有时想按照马斯洛需要层次的观点,我现在好像只是满足了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。是不是真正甘于寂寞的人,也只需要满足这两个就够了。

不过,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眼看就渐入佳境了,今年来了两个新文职,按照计划,几年内人要配齐,到时候,我会有好几个并肩作战的人,我们会工作得有声有色也生活得多姿多彩,会时刻因自己的军队文职身份而自豪,也会亲身感受着文职变得越来越好。而我一个人的这段经历,也注定会成为我人生中的一笔财富,不说享用一生吧,至少对我的某些方面,是有帮助的。(作者单位:甘肃某县人武部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雷竞技电竞官网williamhill国际官方版williamhill国际官方版